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活在线 » 正文

明朝天启皇帝纵容奶妈和魏忠贤狼狈为奸,让他成为了明朝的掘墓人

2020-02-27  分类: 生活在线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  在明朝的十六位皇帝中,有一个十分奇特的皇帝。他贵为九五之尊,却在斧凿声中自得其乐,他纵容其奶娘客氏,宠信宦官,甚至嘱其代为处理政事。客氏荼毒后宫妃嫔,阉党屠杀忠良,残酷迫害东林党,大明王朝在天启皇帝手中摇摇欲坠。壹陆贰肆年(天启四年),朝鲜使臣洪翼汉出使明朝,关于客氏和魏忠贤在天启皇帝的纵容下肆意乱政的情况,朝鲜使臣给予了忠实的记载:“有一牌子来谒,与之语,稍解鲜事者,因及时事,则曰‘太监魏晋忠者,自泰昌皇帝在东宫时,自宫为内竖,得宠于今天子。天子即位初,赐名忠贤,尤宠异之。由是居中用事,威势日盛,遂于皇上保姆客氏深相缔结表里,煽动祸福,皆出其手。朝野侧目而言曰天下威权所在,第一魏忠贤,第二客奶姐,第三皇上云。客氏年逾四十,色貌不衰,性又慧朗,才艺冠后宫,善承上旨,恩眷无比,丑声颇闻于外。

  在中国历史上,能够占据社会主流地,位的女人为数不多,如吕后,如武则天,而客氏则与她们有根本性的不同,最起码其身份差别巨大。客氏是天启皇帝朱由校的乳母,换句话说,也就是皇帝的奶妈。朝鲜使臣关于客氏“年逾四十,色貌不衰,性又慧朗”的记载是大致符合明史书记载的:“年少艾,色微頳,封于肌体,性淫”。朱由校对客氏有无比深厚的感情,言听计从,无比依赖。种种迹象表明,朱由校和客氏有秘密的关系。在《甲申朝事小记》中,抱阳生揭破了这个秘密:“传谓上甫初幼,客先邀上淫宠矣”,也就是说,在天启少年时,客氏引诱了他。当然, 也直说这段记载是根据传说而作的。

  但是,我们从侧面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,如天启元年,朱由校大婚,按照明朝的惯例,皇帝大婚后,奶妈应该立即离宫,使皇帝开始全新的生活。但是,两个月后,客氏依然在宫中,众大臣纷纷上书请皇帝让客氏离宫,但天启一直找借口又拖延了两个月,最后不得已,方送客氏出宫。但天启放下了皇帝的尊严,违反了自己的诺言:“客氏时常进内,以宽朕怀,外廷不得烦激” 。从这一细节上看,朱由校的表现十分反常,朝鲜使臣的“丑声颇闻于外”的记载十分意味深长。在天启皇帝的纵容下,客氏恃宠而骄,成为混乱天启年间政局的一个重要因素,也为魏忠贤擅政埋下了重要的伏笔。

  客氏凭借着皇帝的宠爱,大乱后宫,她先是对天启皇帝的皇后张氏下了毒手。天启三年,张皇后怀孕,被客氏设法将婴儿流产:“三年,后有娠,客、魏尽逐宫人异己者,而以其私人奉承,竟损元子。”这是官史上的正式说法,而民间史则描绘得更为详尽:“天启时,客氏以乳母擅宠,妒不容后有子……及张后有孕,客暗嘱宫人于捻背时重捻腰间,孕堕。” ,除了皇后这个最大的敌人,客氏还疯狂地迫害其他后妃,如饿死怀孕的裕妃,贬斥成妃,“此外冯贵人等,或绝食、勒死,或乘其微疾而暗害之。”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,朱由校竟对客氏疯狂的举动予以默许甚至支持。心肠恶毒的女人和心怀叵测的宦官一旦结党,就给明朝的政治酿成了巨大的灾难。

  由太监而起的误国殃政的弊端,是中国古代历史的一个鲜明的特色。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,以历史上宦官祸国乱政为鉴戒,严格控制太监的权力,禁止宦官参与政治,并将其定为祖制。但到了朱棣篡位之后,朱棣打破祖制,又重新宠信太监,并赋予他们很大的权力,从此,太监干政成了明朝历史上的一个特色,王振、曹吉祥、汪直、刘瑾,这些太监都曾甚嚣尘上,祸乱一时。王振甚至活活断送了明英宗皇帝,使他成为蒙古人的俘虏。在这些令人憎恨的太监中,自然也包括了天启皇帝最为信任和宠爱的魏忠贤。

  魏忠贤的发迹,离不开客氏的支持,二人狼狈为奸,使明朝的官场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,大量忠良被屠,拉开了中国史上最为昏暗的宦官专政的序幕,也让后世见识到了明历史上这个最为昏庸荒唐的天启皇帝。万历以来,东林党人的政治影响力开始凸显,他们在众多重大朝政问题上,频频发声,影响统治者的决策,在读书人和普通民众中,享有良好的声誉。然而,到了天启年间,由于朱由校宠信客氏和魏忠贤,使得以魏忠贤为首的“阉党”和以左光斗、杨涟、魏大忠等为代表的东林党产生了巨大的冲突和激烈的斗争。

  天启四年,魏忠贤的权力已达极盛期,阉党也已经成了气候,与东林党人的斗争也已经到了决战时刻。朝鲜使臣无意中成为这场生死斗争的见证者:“二十九日,庚戌,晴,薄晚,天子御皇极门,击鼓大朝,千官入侍,夺吏部左侍郎陈于廷、右佥都御史左光斗、左部都御史杨涟等官为庶人,即日皆以白衣免冠出城,都下莫不扼腕叹息。三人极论魏忠贤弄权,故也。所奏疏草即杨涟手构,刳肝沥胆,字字血诚,真医国之大药,绝疣之美石。而天子恶其苦口,略不省悟,反以为诽谤妖言,僇辱斥逐之,使指鹿售奸,先芟其耳目,而能国其国者,未之有了。”

  天启四年六月,明朝著名的谏官杨涟向天启皇帝上疏,他在奏疏中列举了魏忠贤的二十四条罪状,揭露他迫害先帝旧臣、干预朝政,逼死后宫贤妃,操纵东厂滥施淫威等罪行,最后指出魏忠贤专权的恶果是“致掖廷之中,但知有忠贤,不知有陛下;都城之内,亦但知有忠贤,不知有陛下”,请求熹宗“大奋雷霆,集文武勋戚,敕刑部严讯,以正国法” 。杨涟此疏,字字句句,如雷霆万钧,直击魏忠贤的要害。魏忠贤见疏后惊恐万状,慌忙跑到熹宗面前哭诉其冤,并利用天启皇帝不识字的弱点,避重就轻,削减罪状。弄得熹宗真假难辨,反而温言抚慰魏忠贤,答应“严旨切责”杨涟。

  十月,魏忠贤矫旨责杨涟“大不敬”、“无人臣礼”,将杨涟革职为民。根据明史记载,魏忠贤是矫旨将杨涟等人削职为民的,但是,根据朝鲜使臣的记载,天启皇帝是亲自出面宣布这一决定的,这说明,天启皇帝对此事是完全知情的。

  朝鲜使臣充分肯定了杨涟奏章的内容,称其“真医国之大药,绝疣之美石”,这说明朝鲜使臣已经看过了杨涟的奏章,在思想上,朝鲜使臣对杨涟是极为认可的,他对天启皇帝的评价口气十分严厉,在众多朝鲜使臣对皇帝的评价中显得特别突出,“指鹿售奸”的典故,简直把天启皇帝比作了碌碌无为的秦二世,而把魏忠贤比作了心怀异谋、指鹿为马的赵高。朝鲜使臣对于天启皇帝的态度,反映了明后期,中国形象在朝鲜人眼中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辉,朝鲜对明代中国皇帝的尊敬程度已经大不如前。

  关于左光斗等人的良好政声,朝鲜使臣这样记载:“十八日,丁卯,晴。馆夫牌子等聚首相语,扼腕相叹怪而问其故,乃杨涟左光斗事也。职等仍问曰‘日者二公陈疏,人谓斯何?’馆夫等齐声曰‘二公中直,三尺童子犹服,况犹有知识者哉?迩者廷议渐丰,将置重法,必至杀而后已,故方属锦衣卫奴究耳。职等诘曰‘圣天子不能蜡其忠赤乎?’答曰‘见是魏家政事,天子何知焉’,仍咄咄不止。’” 连馆夫牌子这样的人都清楚是魏忠贤冤杀忠良,可见天启皇帝昏庸糊涂到了什么地步。

相关阅读:

版权申明:本文出自

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/tydg/1093.html

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